這個地方...真尷尬,割腕嗎~

上次同事看到,不好意思問~

好在我自己解釋了~不然...應該會想,怎麼割腕嗎??不幸福嗎?

吼~~被老公虐待啦~~

其實是..

在家裡做土司~~要在看土司是否烤熟~

(因為這台烤箱溫度不太好控制,要一直開箱,否則一下就焦了)

土司模蓋開一半~我好像也恍神恍神

就突然燙到我手上...實在不知怎麼發生的~

只有快速的沖冷水~~~沒想到...留了一個這麼"尷尬"的疤~~

嗚~

這個疤要消失..應該是很久以後的事了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yufen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